<progress id="bjhjn"><dl id="bjhjn"><span id="bjhjn"></span></dl></progress><progress id="bjhjn"></progress>
<var id="bjhjn"></var>
<var id="bjhjn"></var><cite id="bjhjn"><video id="bjhjn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bjhjn"></var>
<menuitem id="bjhjn"></menuitem>
<cite id="bjhjn"></cite><var id="bjhjn"></var><var id="bjhjn"></var>
<var id="bjhjn"><dl id="bjhjn"></dl></var>
<var id="bjhjn"><video id="bjhjn"><listing id="bjhjn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bjhjn"></var><var id="bjhjn"></var>
首頁 > 文化 > 要聞

鄉村振興 藝術“在場”

時間:03-17 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

 

定汪村村民同設計團隊老師共創石頭盆景作品

  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后,我國“三農”工作轉入全面推進鄉村振興、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新階段。近日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《關于加快推進鄉村人才振興的意見》,明確表示支持熟悉鄉村的首席規劃師、鄉村規劃師、建筑師、設計師及團隊參與村莊規劃設計、特色景觀制作、人文風貌引導,提高設計建設水平,塑造鄉村特色風貌。今日起,本報特別推出“藝術鄉建,添彩鄉村”系列報道,反映近期深入廣袤鄉村、投身鄉村建設的藝術實踐案例,探討藝術在鄉村振興中的路徑與作用。

  ——編者按

葛家村村民袁小仙創制的等人高玩具作品

  在國家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,藝術設計充分發揮自身優勢,“多門類、多方式”地介入鄉村建設,展開建筑設計、環境設計、產品設計、品牌設計和系統設計等以服務價值為主的藝術設計,在一定程度上對鄉村的風貌、環境、產業、收入等方面發揮著積極作用。

  不可否認的是,在藝術介入鄉村建設的過程中,村民才是鄉村社會的主體,是鄉村振興“留得住心、扎得牢根”的穩定力量,亦是鄉村發展的主要受益者。由此,設計介入既要關注“服務價值”,更要拓展“賦能價值”,實現從“授人以魚”到“授人以漁”的轉變。

  近幾年,筆者帶領團隊在浙江寧波城楊村、寧海葛家村、貴州晴隆定汪村,持續開啟了“藝術賦能村民·村民振興鄉村”項目實踐,秉承村民既是需求的載體,更是能力的載體的理念,以村民賦能、文化賦力、資源賦直等“三賦”為催動劑,抓牢村民主體回歸與全面發展的核心,致力于鄉土文化的深耕與轉化,實現鄉村閑置資源價值的再生,引領“設計賦能鄉村”新風尚。

葛家村仙絨美術館二層展廳

  以村民賦能為核

  激發村民持續創造動力

  鄉村要振興,人才是關鍵。單純依賴快速輸入的“替代型人才”的設計鄉建模式,已無法滿足鄉村振興的需要,耐心培育“村民主力軍”的設計賦能模式,將為設計介入鄉村提供可持續發展的核心源動力。

  把村民能力培養作為融合設計工作的中心,不僅要真誠邀請村民深度參與設計實踐全過程,更要針對村民自身及生活問題“對癥下藥”,以創造社會價值與商業價值的設計物為抓手,培育村民解決自身問題及鄉村發展問題的綜合能力。

  例如,在葛家村的設計實踐中,設計師與村民共同針對“戶外公共服務設施”這一急需解決的鄉村社會生活問題,展開設計定位、構思、方案等全方位討論,共創解決方案——“可坐、可躺、可靠”的多功能休閑長椅。在這一過程中,設計師引導村民在材料籌備、設計制作、完善雕琢、管理維護等環節施展鄉土生活智慧與已有技能優勢,以勞動效能打造“座無虛席”的強實用性公共座椅,提高村民在藝術興村中的存在感、成就感與獲得感,激發“設計師離場”后,村民持續創造的內生動力。

 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,正向激勵對村民賦能具有強力催化作用。發自內心地贊揚每一位村民所取得的階段性成果或進步,以隆重儀式為參與者頒發新身份榮譽稱號,可有效喚醒村民對個體價值的認知與自信,強化村民主體意識與潛在力量。

城楊村村民俞振飛創制的“大草帽”休憩亭

  以文化賦力為根

  重建鄉土文化自覺自信

  鄉村是中國文化的“根”,鄉村文化的自覺自信亦是鄉村振興戰略的題中之義和振興之魂。文化振興不僅要關注歷史文化名村,也應該特別關注普通的村子。從實踐經驗來看,個體文化、家庭文化、時下文化與傳統文化是鄉村文化系統的重要構成,直接或間接地影響村民的鄉土價值觀念。

  筆者認為,可從四個方面賦力村民鄉土文化自覺自信:首先,引導村民利用生活手藝及易得生活資料,設計創制生活友好型設計物,實現村民個體觀念和能力的自我覺醒。其次,重視鄉村家庭成員的鄉土生活經歷,鼓勵村民將家庭故事及元素整合為多元作品,構建村落家庭文化的共享鏈接。再次,捕捉鄉村正在發生的正能量故事,以公共設計表達為手段進行物化與推廣,借助村民之間同身份、同區域的優勢及創新宣教形式,構建村莊和諧價值觀。最后,深度發掘村落優秀歷史文化,通過適度提煉與合理形變融入現代應用系統,深度融合網絡平臺推廣宣傳,構建“鏈接時代”的鄉土特色文化品牌體系。

  以定汪村“布依樣的織夢坊”品牌創建為例。布依染繡文化是該村的文化根基,設計師們輔助定汪繡娘簡化與變形三角梅繡樣,廣泛應用于帆布包、布偶、茶巾、廚房用品等現代日用品載體,打造以“布依文化+家居用品”為定位的特色品牌,并充分利用網店、微信公眾號、社會媒體平臺等售賣推廣,4個多月銷售額達15萬余元。

定汪村繡娘們創制的布依紋樣年魚布偶

  以資源賦值為向

  再造閑置空間物件價值

  鄉村財富的構成要素中,除去人的財富和文化財富之外,農村存有的大量閑置空間與老舊物品亦是重要財富。筆者認為,再造村落閑置空間與物件價值,要一改“大拆大建”“拋舊換新”模式,走“臟亂死角微改造,荒廢地景整更新”“以舊生新,舊物新用”的路子。

  一方面,應整體梳理村落閑置宅基地、荒廢農田和林地等閑置空間,并徹底清理環境衛生;另一方面,要以“好看”“有用”“服務村子發展”為目標引領,發動村民充分利用村落低成本材料資源,設計打造鄉村“微景觀”“微客廳”等多功能口袋空間;此外,還應規劃主題性區域發展方案,利用設計師只進行部分設計的非完整性設計方式,以主題、原則、使用主體等為指導,放權村民自主設計填充,引導村民善用鄉土老舊物具、本村材料及廢舊材料自覺創造,達成區域整體更新與升級。

  葛家村的荒廢桂花林地便是以“兒童旅游+鄉土研學”為主題,引導村民自覺創造寓教于樂設施和看護休閑設施,實現了該區域從“雜草叢生地”走向“網紅打卡處”。其中,村民利用祠堂翻修拆除的廢舊房梁板柱,設計制作了大量抽象動物雕塑、獨木橋、休息座椅等功能設施,深得小朋友及家長喜愛。

  以犧牲村民主體精神與鄉村財富換取的鄉建發展得不償失,重視賦能村民帶動鄉土文化與資源的賦力、賦值才能行穩致遠。未來,在設計介入鄉村的過程中,我們還要不斷探索村民賦能深加工路徑,搭建鄉土生活文化創意產品展銷平臺,搞好擴展聯動,同地方政府、高校、企業、社會組織等一起集結興村影響力,深度鋪展“藝術賦能村民·村民振興鄉村”模式的催化力量,讓“三賦”路徑更加系統,更有底氣,更具成效。

  (作者叢志強系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副教授,張振馨系中國人民大學碩士研究生)

  (本文配圖均由作者提供)

責編:蔣建國

欧美老熟妇欲乱高清视频_中文在线_看成年全黄大色黄大片_玩弄中年熟妇正在播放_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942_女沟厕所偷窥piss小便